<address id="tpl9p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tpl9p"><th id="tpl9p"></th></address><address id="tpl9p"><listing id="tpl9p"><nobr id="tpl9p"></nob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listing id="tpl9p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tpl9p"></address>

        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.hebijiaoche.com
    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民國故事 >

        “七君子”事件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7-07 18:51:51 來源: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:
          “九一八事變”后,日本鬼子霸占中國的東北地區后,如狼似虎的他們胃口還沒有滿足,繼續在華北、江南一帶,以一副貪婪兇殘的嘴臉,時刻打中國國土的主意。為了保家衛國,全國有良心的人民,紛紛以各種方式參與到愛國行動中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1936年5月,“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”(以下簡稱“救國會”)在上海成立。這次大會聚集了全國二十多個大城市的五十多個團體的代表。大會選舉宋慶齡、沈鈞儒、鄒韜奮、章乃器、史良、王造時、李公樸、沙千里等人為執行委員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大會還發表了自己的宣言:呼吁停止一切內戰,釋放政治犯,建立一個統一的抗敵政權。這話主要是說給老蔣聽的,因為在小日本已經面露兇相的時候,老蔣還在想著打擊“自家兄弟”——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。但老蔣就抱著“攘外必先安內”的思想,死不悔改。所以,“救國會”的主張不但沒打動他,反而讓他很惱火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救國會”這邊見老蔣沒反應,就又在這年的7月15日,發表了《團結御侮的基本條件與最低要求》。在這篇文章中,他們明確表示,贊同中共前不久提出的停止內戰、組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,要求國民黨政府能以民族大義為重,立即調轉槍口對外。同時,“救國會”也在全國各地展開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救國活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救國會”的“唱反調”,讓老蔣非常不爽,更讓小日本不爽。于是,日本方面向國民政府施壓。一心想“討好”小日本的老蔣,于是就想借此機會打壓一下“救國會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1936年11月,國民政府在上海逮捕了沈鈞儒、章乃器、鄒韜奮、史良、李公樸、王造時、沙千里七位“救國會”的領導人。因為他們都是有良心的愛國知識分子,于是大家就把他們親切地稱為“七君子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七君子”被捕后,先是被關押在上海公安局,后來轉移到蘇州的江蘇高等法院看守所。史良因為是唯一的女性,所以被取保候審(有保證人或繳納了保證金,可以不被關押,但得保證隨叫隨到)。但后來史良覺得,為了民族的存亡而鋃鐺入獄,這是一件無比光榮的事,于是,她又主動入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在看守所,沈鈞儒等人并沒有被國民黨的氣焰所嚇倒。有一次,沈鈞儒指著獄警的鼻子責問:“我犯了什么法?你們憑哪條哪款抓我?”獄警文化素質不高,哪里答得出來,于是就請來了自己的“老大”所長。看守所長帶著一副哈巴狗似的臉恭敬說地:“老先生,別氣壞了身子。這,這,這個請原諒,我們也是奉命行事,身不由己。您老要我說哪條哪款,在下法律知識懂得不多,實在是答不上來。嘿嘿,委屈一下,委屈一下。”看守所長的打哈哈,令沈鈞儒老先生更來氣。他憤怒地說:“你們這么做,與賣國賊秦檜有什么區別?”看守所長自知理虧,只好灰溜溜走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后來,可能是良心發現,也可能是怕被列入賣國賊的行列,在關了“七君子”一夜后,第二天,所長就自作主張將“七君子”全部取保候審,放了。消息傳到江蘇高等法院后,主管的官員氣得是直跺腳。他憤怒地說:“這個草包所長,怎么沒有法律依據?最近國民政府頒布了《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法》,他們犯的就是第六條!”于是,他下命令讓蘇州的那位看守所長馬上將“七君子”再次逮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私自放人的看守所長嚇出了一身的冷汗,心想:我的乖乖,還好是取保候審,不然鐵飯碗就砸了!于是,他派軍警又將“七君子”逮捕入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七君子”被捕后,社會各界強烈要求國民黨政府放人。1937年4月2日,中共中央發表了《對沈、章諸氏被起訴宣言》,要求立即“釋放沈、鄒、章、李、王、沙、史諸愛國領袖及全體政治犯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但國民黨政府當局還是冒天下之不韙,于4月初對沈鈞儒等人提起了公訴,并于6月進行了開庭審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在法庭上,審判長問沈鈞儒:“你贊成共產主義嗎?”沈鈞儒回答說:“贊成不贊成共產主義這問題非常滑稽。尊敬的法官大人,我要告訴你的是,我們從不讀什么主義!如果你們一定要給我們扣帽子的話,那么我們的主義就是抗日主義、愛國主義!懂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審判長問:“抗日救國不是共產黨的口號嗎?”沈鈞儒回答:“共產黨吃飯,我們也吃飯。難道說共產黨抗日,我們就不能抗日嗎?審判長的話,被告我不明白!”審判長接著問:“那你是贊同共產黨建立抗日統一戰線的口號了?”沈鈞儒回答:“一致抗日,全國人民都同意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審判長:“你們被共產黨利用了,你明白嗎?”沈鈞儒:“假如共產黨利用我們抗日,我們心甘情愿!”審判長:“你們搞救國活動是共產黨指使的嗎?”沈鈞儒:“不是!是一顆火熱的愛國心,以及良心和良知指使的!你這樣的問話,我覺得與你的審判長身份不符合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一聽沈鈞儒這話,審判長的臉上有點掛不住了。他有點惱怒地問:“你們的救國會辦登記手續沒有?”審判長知道“救國會”沒登記,所以他以為抓住了挽回面子的機會。但沈鈞儒大聲回答說:“救國會雖然沒有登記,但做的事都是光明磊落的!再說,沒登記還不是政府的‘功勞’,現在反倒來責問我們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沈鈞儒的這句回答,又把審判長給嗆得夠嗆。看到審判長輸得這么體無完膚,旁邊的一位檢察官連忙向史良發問說:“你們的救國會組織未經登記,你們的一切活動就是違法的,你知道嗎,史良?”這位檢察官以為史良是個女性,膽小,容易被唬住。但他的想法非常可笑,只見史良慷慨激昂地說:“抗日救國是每一個中華兒女都應該做的事。如果以沒登記為借口,就判我們的愛國活動是非法的,那我只能說檢察官你是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!”檢察官聽后,臉紅得像猴子屁股,啞口無言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1937年7月7日,“盧溝橋事變”發生,日本發動了對中國的全面侵略。在全民抗戰呼聲日益高漲的巨大壓力下,國民黨政府當局只好于7月31日將“七君子”予以釋放。
        相關文章推薦:
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推薦